琴心剑魄。

咸得惊天动地。

太久没有产出所以愧疚地写了个段子。

酒鱼限定。

王者峡谷内永远是不分季节的,所以换各种皮肤也不会感到太热或寒冷。穿惯了千年之狐的李太白讶异地发现庄周今天换上了鲤鱼之梦的皮肤。

他看着那条蓝白的鲤鱼从他眼前游过去,便冲出了草丛拦下了他。

“子休。”

“…嗯?”鱼背上的人半睁开了眼,似是听见了声音四处张望。

李白再冲刺过去,凑在他耳边:“子休可知道猫是喜吃鱼的?”

庄周睁开了眼,放出一串小蝴蝶。

“狐是犬科动物罢。”

…求一个正确的撩庄周的方式,蛮急。

收到了对象送的狐白,惊了。

食晴:发。

人物属于网易手游《阴阳师》,OOC属于我。
初次产粮,请多指教。
感谢你的阅读。
中秋节很迟地写了点什么,欢迎找我约稿,只要不嫌我弧长。

正文。

———————————
晴明的神社少见地被人类找上了。
拍门声一声接一声,却渐渐弱了下去,门外仿佛有谁在哭泣。
他整理好仪容,拉开被谁不断拍击着的门。——来者竟是个老妇,老妇满脸惊慌,见了晴明就直通通地跪下去恳求他:“阴阳师大人哟,求您救救我这闺女吧!”
晴明愣了一下,才注意到老妇身后有个用头巾把头包得严严实实的姑娘,低垂着头也看不清任何表情。“总之您先起来……进来说罢。”
老妇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额头渗出了密密的汗。她哆嗦着手,把那姑娘头上的头巾扯了下来,姑娘的...

二层梦境:残响。

lof怎么排版,急,没有排版我要疯了。

本章完结,全文不超6k字。

感谢你的阅读。



——————




易鸢驰先北岛炎一步醒来了,他坐在床边穿着衣服,身上的印记是昨晚他们疯狂的标记。易鸢驰盯着自己的小腹许久,羞耻的记忆又浮现上了脑海。

着实恼人,他决定先去清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放弃北岛炎。和这个狡诈的男人待在一起,只会被牵着鼻子走,迷失了本心。

易鸢驰勉强从衣服堆中找出他自己的,潦草套上,带走自己的东西,没有丝毫留恋地离开了。

只有空气中还没散去的味道证明他来过。

在北辰与'岛'的交汇处,赤旗的'门'在某片礁石上,易鸢驰毫不迟疑地踏了进去。在'门'即将关上的时候,某个男人也跟了过去...

二层梦境:一切都毫无意义。

一辆随时翻车的小自行车。屏蔽就删车。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暗之烙印》。

感谢你的阅读。


————————————


       北岛炎用身上剩下的一点钱带着易鸢驰去了某家宾馆避雨,还要了点退烧药。——易鸢驰怕是已经开始发烧了。

  易鸢驰模模糊糊地瞧见易涵渊在空中漂浮着,她就那样直直地注视着易鸢驰,眼瞳里没有任何感情。她的每个毛孔里都在向外冒着鲜血。她的一头乌发已经被染成了暗红色。

  她的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些什么。

  “——”

  啊啊…都是因为自己太弱了。对,就是这样的。

  易鸢驰将所有的过错都归到了...

二层梦境:希望=绝望。

我对阵营没有任何偏见,拒黑,谢谢。
感谢你的阅读。

正文。

————————

  易鸢驰是拽着北岛炎的围巾,爬着张兰亭放下来的救生梯上来的。北岛炎被勒了个半死,张兰亭笑着拍了拍易鸢驰的肩——然后被静电电到了手——把他刚列出来的赔偿单交给了北岛炎。

  易鸢驰面不改色地从半空中截住张兰亭的手,接过了那张单子。

  “怎么,你要替他偿还吗?”

  “他自己来还。”

  “…哎呀,亏我还期待了一小下呢。”北岛炎略感可惜地松了松围巾,脸上的愁容一扫而去,换回了他那标准的笑。

  易鸢驰还是板着脸,拉开卷门撑开伞就要走,张兰亭朝他飞过去一架纸飞机,他稳稳地接住了。

  “方便联系嘛。”其...

二层梦境:世界黑白交织。

先让我屁话点什么,别问我为什么不填青空之下,我卡文了。
这篇是我攒了一年半的大招。无糖有车不是后妈粉。车是亲友型小自行车。不开到lof。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暗之烙印》。
感谢你的阅读。

正文。

————————————

  天仍阴沉着,雨点稀稀拉拉地敲在易鸢驰的窗户上。一声接一声,似是谁在哀叹。叹声一声声传进易鸢驰的耳朵里,使他心生烦躁。灰色的、全部都是灰色的。——就连他千辛万苦,受到各种怀疑和质问所得来的三分队队长的职位也是。

  他的未来,已经一片灰暗了。

  世界此刻,只有黑与白在互相交织。

  

  易鸢驰撑着某把伞在雨幕中行走着,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瞳里也不再有着光...

随便写点什么。有关卫宫切嗣这个男人。

语c磨皮用,禁止转载。

幼时。

凯利并不懂得父亲所做的实验有多么危险,但他知道父亲是他最值得尊敬,也是最爱他的人。出于小孩子的嫉妒心,推测凯利曾对夏蕾抱有过敌意。

刚来阿里马各岛的时候被同村的孩子们欺负,但之后也同他们一并去欺负别人。证明凯利小时候也是个普通的孩子。

插句话。卫宫切嗣最初始的愿望并不是拯救世界,而是“希望大家都能幸福地生活,没有苦痛没有眼泪”。但他在后来发现就算灭掉再多的恶人,人类的本质也永远是恶劣,裹足不前。所以切嗣才想依靠圣杯来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理想乡”。

凯利会有这样的想法大抵是无意识瞥见了村中某些生活困苦的人家罢。

由于家住得偏僻,夏蕾又常常来家里帮...

“那可真是個溫柔得能化了的人呀。”

*蘇銀生日賀。我沒借此掩飾我沒開坑的事實,嗯。全靠印象,OOC也憋著。除了bug都不改。

我很不懂蘇銀同學呀…學習成績好,人也溫柔。

在補習班上呆呆愣愣地接過蘇銀遞過來的創可貼時,程舞依望著他的背影這樣想。他可真怪,缺考的理由居然是被車撞了。一般人被車撞了哪能恢復的這麼快?

這時她看到蘇銀掛在胸口上的那塊青色石頭正熠熠發光。

“蘇銀麼…沒什麼,他是個很好的學生,很聰明。”

——我想我遇見他是註定的。易涵淵那對異色的瞳子瞇著,從縫裡打量著熟睡的少年。不可思議,命運如此的奇妙,指引了她同她夢中唯一的期盼再次相遇。冷淡的不善表達感情的無口少女是動了心了。

無口少女的哥哥坐在休息室的長椅上...

我坚信老虚是爱的战士。

对的,FZ最萌的CP是言切和R组。然而老虚一个好果子都没给吃。

R组。

少年站在大桥上,坚定忠恳地执行王给他下达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的命令。

伊斯坎达尔飞奔的身姿,是他的梦之所在。


梦醒了。


言切。

枪弹、利刃、火花。


鲜血、恶意、愉悦。


言峰绮礼看着人民会馆外的大火,笑了起来。


他找到他的答案了。


所以——一把黑键贯穿了卫宫切嗣最后的希望。

骑士精神。01。私设如山注意/OOC

然而并没有任何文力。

这一章照旧也是日常。


一切似乎回归了和平。


绮礼好心地让士郎回归了正常人的生活轨道,阴暗的教会角落不会再有任何其他的东西,只是士郎每日都能透过教会的彩绘玻璃看到远方门外有个一身黑的男人在门口不断徘徊、不断张望。这一切言峰绮礼都将它看在眼里,他想,言峰士郎会是他在圣杯战争后送给他的第一份大礼。


一如既往的平淡的学习生活,被打破了。起因是对于间桐慎二的挑衅不屑一顾。再过了几天士郎发现学校里有着不寻常的气息,转学而来的优等生远坂手上出现了和自己一样的症状——有了三道不知名的符文。


这时候还是应该去问养父的好。士郎当机立断地下了决定,当他敲绮礼房间的门的时候...

我关注的人

© 琴心剑魄。 | Powered by LOFTER